高拉特恐2023才可代表国足出战 足协将为蒋光太重提申请

高拉特恐2023才可代表国足出战 足协将为蒋光太重提申请
原标题:高拉特恐2023才可代表国足出战 足协将为蒋光太重提申请 文章来源:广州日报 北京时间8月19日,国际足联官网公布了定于今年9月18日将召开的第70届国际足联全体代表大会的会议议程以及会议期间将审议通过的各项规定。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恐怕还是国际足联专门成立的技术工作小组提出的“球员身份转换规定的修订案建议”,因为这直接关系到中国男足“归化政策”的实施情况。 国际足联是2019年9月份正式成立了技术工作小组,就目前现行的球员身份转换规则展开正式的全面修订工作的。 比如,原规定的“年满18周岁后在相关会员协会的领土上不间断地生活至少五年”这一条的表述,就让外界一直产生很大的争议。 比如,恒大的高拉特于去年9月18日就拿到了中国国籍,但国际足联却依据前述条文迟迟没有批准高拉特代表中国队参加正式比赛。 根据之前的定义,国内将其解释为“在该国(或地区)住满183天”。当初恒大俱乐部让高拉特立刻提前终止与巴西帕尔梅拉斯俱乐部的租借合同、火速赶回中国境内,也是希望让高拉特在2019年的居住中国的时间达到183天这个界限。 但这一次,国际足联在修订的条文中就有了明确的说明和具体的解释,如下: “生活在相关协会所在领土”的短语,应该是指在所属协会所在领土的物理存在时间期限。这个期限根据相关情况应该有明确的时间段(年限)。 a)物理存在不因以下情况中断: i)因个人原因而短暂滞留在国外; ii)在非赛季负国外休假; iii)因受伤或生病负国外接受医疗或康复; iv)因足球雇佣而赴国外旅行。 b)物理存在因下列情况中断(而需要重新计算时间): i)一名球员转会到一个不同协会所属的俱乐部; ii)因前述a)中所列出情况之外的任何原因而未出现在相关会员协会所在领土上。 根据目前修订的定义:“一名球员转会到一个不同协会所属的俱乐部”的情况,就属于“中断”“需要重新计算时间”。尽管高拉特于2019年1月15日是以“租借”方式离开广州恒大而加盟巴西帕尔梅拉斯队,可“租借”其实也是“转会”这个大概念中的一种,属于“临时转会”(区别于“永久转会”)。于是,按照新的条文,高拉特依然无法获得代表中国队征战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的资格,他最快也要到2023年才能代表中国队出战。 除了高拉特,恒大另一名入籍球员蒋光太能否成为国足归化球员也令外界关注。此前,因为FIFA的条文规定,一名只要参加过FIFA举办的任何级别赛事,而当时他尚未取得新国籍,他就不能代表取得新国籍的协会参加比赛。 而现在,FIFA通过修订,把这种情况放宽为: i)代表原协会参加了任何种类足球的正式大赛中的一场A级赛; ii)代表原协会出场参加任何种类足球的正式大赛(含A级赛的任何级别)中的第一场比赛时,他已经获得他所希望代表的协会所在国(或地区)的国籍; iii)代表原协会出场参加任何种类的足球正式大赛中的最后一场比赛时,他尚未满21周岁; iv)代表原协会出场参加任何种类的足球国际A级赛尚未超过3场,不管是正式大赛获非正式大赛; v)代表原协会出场参加任何种类的足球国际A级赛最后一场时已经过去三年,不管是正式大赛获非正式大赛; vi)没有参加过A级赛级别的国际足联世界杯赛或洲际足联决赛阶段比赛。 可见,蒋光太在新规则之下,可以获得代表中国队出场的资格。由于2022年世界杯预选赛40强赛最后四场比赛已经延期到明年3月份才展开,国际足联在今年9月18日的第70届全体代表大会上一旦通过,则中国足协很快就可以为蒋光太重新提出申请,赶上明年3月份之前获得国际足联通过,应该不存在什么障碍。这对中国男足而言,无疑是最大的利好消息。 可以说,国际足联通过的新规定之后,让中国男足国家队在归化球员方面有了更多的选择,毕竟条件相比放宽了不少。但是,作为中国男足国家队而言,如何更有效、更好地用好归化球员,而不是让国家队变成一支“归化球员”主导的队伍,这是中国足协未来面对的新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s

江门“政银保”项目帮中小微企业破解融资难_南方网江门“政银保”项目帮中小微企业破解融资难_南方网

江门“政银保”项目帮中小微企业破解融资难_南方网江门市友顺陶瓷质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友顺陶瓷公司”)是一家从事陶瓷质料出产、出口事务的企业。本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该公司出口订单急剧削减,资金周转面对较大压力。“走运的是,咱们经过‘政银保’项目请求了一笔500万元的借款,处理了当务